爱上如鱼淡雅的你

喂喂喂!停止你的日lof行动嗷嗷嗷!对!说的就是你!看我干啥xxx

抱歉,我吃约我buni

1.
日常的解机,日常的遛人,唯一不同的就是多了个监管者,约瑟夫。
很好看,我只知道我第一眼看见他的样子。他拿着刀刃站在我的面前,黑白的他整理着衣襟。我躲在板子后面,等着砸板子。你们要知道,遇上个那么好看,个子还合适的监管者实属不易,好吧,我承认被他迷住了,我错失了砸板逃跑的机会,和他在军工厂的板区一直绕着。
等我跑掉后,回头看着他去使用他的技能。队友在镜中被挂了,我去救下来,那是我看见他的第二面。彩色的他,温柔的蓝色眸子,满是温柔的他,甚至还咳嗽着,毫不留情的将我打伤。
负伤逃跑的我显而力不从心,空旷的区域很快我就被追上了,迎来了最后一刀。
2.
被牵气球的我已经被他迷住了,就连他的闷哼声我都是如此的着迷。我并无挣扎,一直端详着他,坐在椅子上我还在托腮看着他,他和我对话了起来。
“你有哮喘?”
“算是吧,我可是年龄可以做你的爷爷了。”
“年龄那么大?!”
“对。”
......
我和他在短短的,上天的时间中聊了起来。我愈发沉迷他的声音,他的刀刃,和他。
我在椅子上踢踏着腿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我极其享受着这一时刻。我仿佛对他一见钟情了,不,我是爱上了他。我感觉到这种心情时,脸上火烧似的,羞愧及了。
“小姐,您没事吧?”约瑟夫看着我,手伸向了我的脸颊触及到我羞愧的红晕:“小姐您发烧了?怎么这么烫啊。”
我闻到了清冽的味道,脸烧的更厉害:“不、没事!”约瑟夫有些疑惑,叹了口气:“小姐不要逞强,回到庄园务必好好休息。”
3.
我要走了,我很不舍,心跳扑通的跳着:“我要走了,回头见。”
“好的小姐,回头见。”约瑟夫说着,就算是黑白,我也红了脸。
“喂,道个别呗。”别扭的我试图索求着,我就算最后看着他好好的说再见也好。
约瑟夫迎合着,作为一名绅士,他低下头和我进行着吻脸礼,他的行为使我张红了脸,红的滴血。近的我可以看见他脸上的绒毛,上天,我保证当时我的眼睛都已经成了蚊香眼,脑袋都冒烟了!
“再、再见!”我慌张的说着。

逃脱失败。

半辈子了,我来拔草了,光拔草不播种/绝望/

空首微信扫码投票!求票票!这里暖鱼!出的套娃帕!如果给各位造成困扰的话,可以私信给我我会删掉的!谢谢!

我来除草惹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春天,你望向窗外,外面树枝冒出嫩绿的新芽,象征着开始。
你坐在桌子前,手指转着水笔,出神的望着窗外,讲台前老师喋喋不休的讲着题,本就对学习不感兴趣的你只是瞟了眼就不再看向黑板,在干净的草稿纸上画着肖像。
出神的画着,就连画的什么到最后自己也不知道了。你叹了口气,转转眼珠放下水笔,看着画出来和他有些神似的肖像。你托腮看着窗外,刷的一声,教室离你较近的窗户被打开,紧接着翻窗跳入一名少年,嚣张带着不羁的少年。微扬的嘴角,上挑的眼角,单背着并没有多少课本的书包温软的发丝因为运动而飞扬着,他无视着老师走向属于他自己的座位。老师看见他的样子,捏断手中的粉笔。比仿佛看见老师那圆润眼镜崩裂的样子,你微微瞄眼雷狮那里,遍扭过头去。
“雷狮,我不管你和学校有多大关系。上课就是上课,既然你迟到了,就出去罚站。”老师敲敲黑板说着。
“切。”雷狮抬起手挠了挠头,双手揣兜走出教室,迈开长腿大步向前走着。雷狮啧了啧嘴,乖巧的像只猫似的,站在门口,依靠在墙边,他望着走廊的地砖发呆,站了会便坐在门口休憩。
手指绕着头发,下课铃一响,班上躁动了起来,小声的聊天,互相嬉闹着,老师自知管不住便大声嚷着下课。雷狮进了教室便走到你这里,手掌拍了拍你的脑袋,将其揉乱:“闺女,这头型真适合你哈哈哈哈!”你还以为他要说些什么,说什么温存的话,雷狮看着你鸟窝似的头型笑着,低磁的声音让你就算生气也气不起来。
就不该抱有幻想,这样想着的你伸出中指,顺着头发,额爆青筋:“今天又迟到,小心学分不保!还有,别瞎动你爸爸我头发!”
“说清楚,谁是爸爸?”雷狮略带威胁的挎着你的脖子,用身高的优势压低着你。
“你是爸爸你是爸爸!”你瞬间怂,讨好的看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少年。
一天永远都是度过的如此之快,铃声伴随着黄昏的到来,收拾完书包便和同学一起走了。
在家的晚上,在阳台看着天空,城市的空气总是那么的不好,本该和他眸子一样星空满缀的天空雾蒙蒙的。阴郁,你这样想着。
转天的早上你看见早早就到了教室的雷狮,硬朗的少年红着眼眶,看见你的第一眼,竟是自嘲一笑,伸出手臂环抱住你:
‘我该怎么办啊。’
你不言他不语,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能默默的抚摸着少年的肩膀,拍拍他的背,安慰着他。
他看着你,你也看着他,仿佛回到昨日,原先闪亮的星空变的只剩下阴霾,只剩灰蒙蒙的夜晚,不复明亮。
经过这件事后,你没有再见过雷狮,他仿佛人间蒸发似的,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。你的心揪在了一起,手掌靠近心脏的部位,享受着跳动。
雷狮呢,雷狮不满足现在,去寻找着自己的自由,专属于自己的自由。
你掩埋着心绪,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发出嫩芽,他不见的日子,从懵懂的女孩变为成熟韵味的女人。
当你们同学聚会,再回到奋斗的那间教室时,你暗暗笑了笑当时的自己。
窗户刷的打开,你像当年一样扭头看向窗户,他也还在。雷狮撑着窗户,笑面如颜,当你们心照不宣的拥抱时,你看见了他的紫眸,那闪亮星空般的紫眸。
你知道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自由,他也知道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宝藏。
窗外树木交纵,枝桠长着嫩芽。

我我我长的也不好看qvq帕帕出的也不像qvq求不喷x

嗝,反正我也没嘛颜值了嗝qvqqqqqqqq丑死我了qvqqqqq

安迷修生日应援计划启动

安迷修w诶嘿嘿!会写生贺的w/立下flag/

张博恒:

转推赞三连,了解一下?开屏见,老伙计!


包包包子铺!:











即日起—5月10日23:59:59点,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




红心数量超过3k: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




红心数量超过5k: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+LOFTER生贺专题




红心数量超过1w:送上LOFTER开屏




(PS:小蓝手是不算的哇,只有小爱心才算哦)








5月13日相约LOFTER,为安迷修庆生!








欢迎各位太太们使用#0513安迷修生日快乐  发布生贺相关的产粮内容,优秀作品有机会被选入【安迷修生贺专题】哦!!!!






哭泣

帕洛斯嗷嗷嗷嗷!

呜哇哇哇哇麻麻他真好qvq

我拿自己感受写的这个吧、就是那种边写边哭的那种

我是真的很喜欢帕洛斯,喜欢到我真的是看见他心脏扑通扑通的恋爱一样,不想忘记他,真的,我真的很喜欢他,我得病了吧,我真的好喜欢他啊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帕洛斯不曾记得上次哭是在什么时候,他面对你这个问题时微微皱眉,骗小孩似的告诉你他没有哭过。

“一名通缉犯,脆弱哭泣时,那可正是被逮捕的好时机。”帕洛斯笑着看向你,耸耸肩。

“帕洛斯,你什么时候会哭呢?”你闲来无趣,窝在对方怀里问着。

帕洛斯笑意盈盈的看着你,较好的面容配着那神秘的双眼,死水般吸引住你:“你猜啊,猜对了给你糖吃。”

这个话题就这么结束了,你不甘心的看着他,却又无奈的笑了笑。

帕洛斯的职业,你和他都心知肚明,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啊。

你第一次是怎么被他吸引的?

你还记得,你最先关注到的就是他的发型,独特。清秀的脸,一双最具有特色的双眼,微眯着双眼时最具帅气。

当时脸颊瞬间烫了起来,这个人好好看,当时满脑子这个想法。趁着对方没有看见你,捂着脸走出了kfc

你回想着之前,笑了笑。看着手上大大小小的针眼,已经不想再这么下去了,你想见帕洛斯,想见他,真的想见他,思念潮水般涌来,你拒绝一系列的治疗,你从病床上起来,出院,思念的情绪压的你喘不上气来。

帕洛斯,你看见了他,你看见了那个令你痴迷的少年。他还是老样子,帅气的姿势,好看的双眼和脸型,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好。

好喜欢他,真的好喜欢他,爱他,越来越来爱他。

双手抓紧胸前的衣服,泪水流下,你慌乱的擦着。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,莫名的令人耳朵发烫的情绪在你身上徘徊。

“帕洛斯……呜……真的很喜欢……很爱你啊呜……”

名为爱的情绪越发大了起来,你受不了了,这种感觉太难熬了,这种感觉对帕洛斯真是糟糕。

你拼命似的逃跑,想逃离那股感情。

爱意涌动,谁也不曾躲过。

“帕洛斯,我喜欢你…准确点,我爱你。”

之前鼓起勇气的告白,换来的是他不变的笑脸,和刺耳的话。

“噗哈哈哈!爱,你可真逗。”

少年笑的癫狂,眼泪笑出眼眶,他不知道对你是怎样的情绪,他只知道要及时掐断他对你那默默滋生的情绪。

帕洛斯你哭过吗?

现在的你问着他,你掐住大腿的肉,强迫自己冷静,死也要好看点,冷汗直流,眼睛开始没有办法聚焦,倒下。

你开始惊慌,你不怕死,你怕见不到帕洛斯,或者在沉睡中忘却他,下一辈子不认识他,你开始慌了,抖着上身,眼泪流了出来。

“不要……我不要见不到他……我不要忘记他…呜哇……”

帕洛斯狐疑的看着你,静静的看着你倒地,死去。

他期间没有过多的干涉,他呆呆的坐在那里,眼睛死死的看向你。

“喂,你不是说喜欢我吗……你起来啊……你再说一次我们直接结婚好不好,什么我都听你的好不好……你回我啊……不要装了还不好!我知道你活着!”

帕洛斯把你拖起来,抱着你,把你放到沙发上,眼神空洞,他歪了歪脖子,像是小孩子接受新鲜事物般的。

泪水涌动,停不下来,名为死水的眼睛终于有了波澜。

帕洛斯用指尖擦拭着泪水,默默的看着你,他沉默着,他现在只能沉默。

“喂,我等你醒来当我新娘子好不好?就是苦点,被通缉……之前没答应你就是怕连累你,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?”

骗徒先生第一次哭,第一次心慌了。